• 越来越玄妙,越来越玄妙,嘴唇,被咬,狼叫。我否认我极端? 所以我那种不能在任何时候都张牙舞爪的极端寄生在我的想象力当中,仅且。伤疤和毒液的芬芳,既是分道扬镳也是殊途同归。我喜欢陌生的真理。就这样。

    ps:抱歉,我写不出来

  • 魔时2006-07-15

    魔时=Mosh = Moment Sharing = 时刻分享

    这个名字起得不错。

    冷酷仙境Vs热情地狱



    1998年,当Google首次亮相,白茫茫的一片网页,没有新闻标题、广告、图片,只要在中间的小长方格打上你想要找寻的字,Google的神奇威力,一如阿拉丁大喊“芝麻开门”,网际网路的宝库为您打开,从学术论文到电视影片、你家的街道、天上的月球,Google无所不搜,世界的资讯就在你的指尖!!
    两个史丹福大学生,将最基本的检索功能发挥到极致,从96年开始研究,到2006年,全球人都在Google,从一个名词,到每个人每天都在使用的动词,Google让“搜寻”成为生活中最流行的答案,也让搜寻成为改变世界的超级力量。
    自从印刷术发明后,让一般大众可负担并广泛接触到书籍,几百年来,大众取得资迅的管道,因为网际网路的出现再起变革,但是没有一个新发明能像Google一样,赋予个人无限可能且彻底改造人们获取资讯的方式。

    网路搜寻引擎Google的出现,帮助许多人在网路上寻找资料,Google同时也致力于新技术的发展以及将全世界各种资讯组织化。全球大量的各种资讯,现在只要坐在家里按按滑鼠便可取得。这是怎么办到的?事实上,Google并不是史上第一个搜寻引擎,也不是发明搜寻广告的公司。但是Google明显地是这个阶段的赢家,Google就是能够在既有基础上,创造出令人意想不到的成绩。
    多数Google使用者都不清楚这家公司如何创立?是什么让Google变得如此赚钱?它又如何以特殊的技术,战胜财力雄厚的竞争对手?而未来Google这家公司又会继续强大吗?
  • 顿悟布洛赫的"非共时性"。

    我突然联想到电脑如果不具备兼容性的可怕,从此也大概可以理解王安石那句“独惊知己于千古”并非夸大其辞。

    科学在于研究,哲学在于解释,要打通上下古今中外。

  •  然而全球者,一身一家之積也。近身者家,家非遠也;近家者鄰,鄰非遠也;近此鄰者彼鄰,彼鄰又非遠也;我以為遠,在鄰視之,乃其鄰也;此鄰以為遠,在彼鄰視之,亦其鄰也;啣接為鄰,鄰鄰不斷,推之以至無垠,周則復始,斯全球之勢成矣。且下掘地球而通之,華之鄰即美也,非有隔也。更廣運精神而通之,地球之鄰,可盡虛空界也,非有隔也。安見夫全球之果大,而一身一家之果小也!數十年來,學士大夫,覃思典籍,極深研幾,罔不自謂求仁矣,及語以中外之故,輒曰"閉關絕市",曰"重申海禁",抑何不仁之多乎!夫仁、以太之用,而天地萬物由之以生,由之以通。星辰之遠,鬼神之冥漠,猶將以仁通之;況同生此地球而同為人,豈一二人之私意所能塞之?亦自塞其仁而已。彼治於我,我將師之;彼忽於我,我將拯之。可以通學,可以通政,可以通教,又況於通商之常常者乎!譬如一身然,必妄立一法曰:"左手毋得至乎右,右手毋得至乎左,三焦百脈毋得相貫注。"又有是理乎?而猥曰閉之絕之禁之,不通矣。夫惟不仁之故。

    ——《仁学》

  • 什么样的话语姿态?双手互搏,半神半魔?当深邃的眸子望向幽明时,我就拥有了暂时的快乐。好久我都没有以颠覆性的姿态出现了?为什么呢?肌肤与粗糙的山石相摩擦,这是一种久违的快感啊,天人合一?我的南华经没带来,手化莲花,一种逍遥游,梦幻里的神奇,杀进杀出。让所有命运转折的那一年是我的岁岁年年,我就是要贱,我就是矛盾得自相残杀,我要看明白,睁大眼睛看见我的懒惰吗?完全的呓语,完全的无所顾忌,叮叮当当,我是一副画?借达利的画笔来加以描绘吧,将空虚用神圣来填补,局限,最恨局限,怎么样才能站得高看得远?怎么样才算是又是魔鬼又是天使,我的游走,一声未来的叹息,她向走轻轻地走来,然后远去,于是我死亡在永恒的胡言乱语中,修成正果,语言即罪过!